还我血汗钱,杭州智君科技!

尽管是以讨薪的口号作为标题,但并不是要在此哭穷骂娘,只是要讲一个故事,讲个自己亲身经历,悲惨过往的故事。这与一家公司有关,叫杭州智君XX公司,非常初创,不值得提全名为他作宣传。这家公司毁了所有我对杭州的美好印象,这也是我尝试创业经历最大的挫折。记录于此,警示自己。

18年7月20号的时候,我离开了工作七年的北京,搬到杭州,降薪为原来的N分之一,加入这家位于杭州余杭的初创公司,这个决定也不算突然,一方面希望能离女朋友近点,另一方面来之前,已经跑过一次杭州,跟这家公司的初始人有过当面沟通,感觉创业方向不错,同时该人也是我一个非常要好的大学同学引荐的,创始人是个海归,暂且叫他Dani,杭州政府给予海归很优厚的政策,在一个漂亮园区提供了一个很宽敞的办公区,我去看过。回北京后,经过他微信和电话里热血和梦想之类的游说,我同意加入,在去杭州之前的一个月里,我已经开始着手官网域名备案、人员招聘相关事宜,甚至远程帮忙解决数据库问题。他很急,简历也往我那转,感觉迟一天都是影响公司未来发展了,催我聊几个人工智能专家,好融资,钱不是问题。

Dani很会说,在加入之前说手头准备了500万要投入,加入之后则说储备了一千万用于创业,开着京A打头的大奔,我在北京生活了七年,先是在大公司,后是在小公司,买车摇号N年未中,要知道在北京四环外都很难看到京A的车牌,也就长安街上比较多,当时感觉这个公司至少资金方面很靠谱。互联网创业,基本靠人,而人才投入是比较大的。为节省开支,他给我12k的月薪,基本是刚工作一年新人的水平,我想,创业嘛,看的应该是未来收益,而不是眼前的死工资。同时,他也罗列了好些浙大教授的名号,似乎很熟,随便就能拉过来帮忙站台。总之,给人一种上车就能飞的感觉。

一到杭州,未等休息,就开始了投入996的工作,印象深刻的是,上班第一天,正值国内疫苗丑闻闹得全国动荡,Dani要求全公司(三个正式,一个博士未毕业,两个实习生)合力就长生生物事件在下班之前整出一篇图文并茂、数据丰富的公众号文章发出来,收集数据加反复修改后,大伙于凌晨1点左右下班,我当时只是惊讶,但也没反感,似乎还挺狼性的。而这一天是我马不停蹄赶到杭州入职第一天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就是严格996,早上9点到公司,晚上9点下班,一周六天,最开始我还不太习惯,一方面,我觉得工作忙完,没有必要在公司一直耗着,同事们在公司养花草,在公司看视频,在公司看书学习,跟我以前的工作习惯很不一样,老板Dani甚至耗到晚上11点才走,健身、看书、看股票行情,反正就是拿公司当家了,这也是我心中一个疑问的答案,疑问就是同事的住处居然都不开通宽带的。不习惯另一方面是,从北京辗转杭州,未有足够的休息,很是疲惫。总之,最开始的时候,我都是坚持到晚上8点半,就撤了,后来因为被批评,也便坚持到晚上10点才走。

我是从互联网公司出来的,其他人都是从传统金融银行业出来的,当然实习生还没毕业,总之,似乎是金融与互联网很好的人员组合,可惜我只有执行的份,形式主义的要求非常多。当我还没加入的时候,名片已经印好,所有人都是首席XXX,我是首席技术官,他们称为『搞IT』的,金融公司的IT确实地位不高,给人修电脑重装系统是对口工作,所以刚过来的时候,我也干这个,包括路由器建FTP之类,还好我都会,有趣的是,我不光是首席也是尾席,就只有我一个。其他就有首席设计师、首席数据分析师,当然还有首席执行官啦,就是Dani。看来,不只有北京中关村的CXO多。每周周报要写满一页A4纸(曾被打回重写),办公区卫生轮岗,所有人(除了Dani)每天做经济新闻分析等等之类。我不是学经济的,但炒过股票,也关注经济形式变化,但是每天讲这个涨了,那家跌了,道指涨了,恒生又跌了,大家只是拿着手机念一个新闻,让我不太有兴趣,世界经济变幻莫测,而大伙阅历均浅,只能拾人牙慧,也不能得出个什么结论来。

我加入之后,先是招人,本来是打算招个前端和后端,但招前端的一波三折,以及要求后端要么不招,要招也只能招个实习生,我苦笑了一下,还是算了。招前端就很不容易,政府白菜价提供的办公区位置很偏,没有地铁,到最近的地铁站打车要40块钱,那地方写字楼很多,工地很多,却没有超市,只有便利店,一天打N多个电话,很多都是聊着不错,但一听公司位置,就不考虑了,索性我就直接先报位置,再聊能力了。好不容易面试个不错的,住得近,工作经验也有,作为技术负责人,我理应有权力决定去留,但创业公司,还是CEO过一下比较稳妥,结果Dani看了下简历,说不行,说这人潜力不行。我天!一眼就能看出人的潜力么,仔细追问才大体知道,因为这人是化学专业毕业的,所以不行。我才深刻领悟到,不是所有行当的人都像技术开发人员这样耿直,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的,说招个学计算机的得了,干嘛扯潜力。于是,招人的实际要求就是:能接受996工作、软件相关专业毕业、一类大学毕业、有至少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、住在公司附近、工资要求越低越好(两个实习生中有一个就是不用给工资的)。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,终于才『骗』到一个前端,为什么说是骗呢,面试的时候,候选人问:公司有几个前端?我答:你来了,就是两个(算上我),未来还要招!又问:公司几点上班呢?我答:目前是996,但是接下来就会调整成大小周,晚上如果有事,跟我打个招呼早点走也没事(后来才发现,我压根没这权力)!

在一个半月的996时间里,我和这个前端完成了官网开发上线,服务器购买及环境布署,包括测试环境和线上环境,聚源数据的对接与布署,小程序接口开发,经济模型的调整与对接,各种三方数据的抓取(腾讯股价之类)。因为我原来是某度网页搜索研发工程师,对搜索引擎非常了解,各种优化之后,没我久官网就能在百度上搜索出来了。各种经济预测模型尽管能够跑出曲线图,但是基本是没有模块划分,没有类的概念,全是一溜代码写到底,性能也比较差,而且还读取的是本地sqlite文件,无法用到线上作为服务,似乎是万事俱备,但其实需要做大量的调整。这事我抱怨过,我希望写模型的同事能自学一下Python类的写法,学习一下模块划分,Dani则认为我不够耐烦,不懂『同事间要互帮互助』,说经济博士研究模型理论都够累了,哪有工夫学语法,国外都是一个博士身边配备两程序员的。因这事,我又被批评过。而我担心的是两周时间里能不能开发出一个小程序出来,前端和后端、还有联合模型,这个两周时间怎么定的呢,是一次中午吃完午饭,刚想睡会,他过来叫我,然后在白板上写了个时间点,也就是两周之后要能够开发完,能够开始测试,通常来说研发时间由技术负责人通过沟通分析之后来定,但他的意思是,先定两周时间,然后咱们来倒推各个工作怎么放进这两周里。我去,这我能耐烦么,设计图都没看到,产品需求都没有,啥功能都不清楚,让我做两周的研发规划,开玩笑啊!

我在8月20号提出我要退出,也就是入职之后的整一个月时间点,我提出离职,但我会确定走之前小程序基本完成,同时完成交接。我不会不负责任地拍屁股走人,所以提出继续工作至少两周,同时留守杭州两周。为什么离职,因为这个地方不适合我,有这么三件事,让我决定。在小程序开发之初,Dani调研其他家小程序,把小程序转发公司群里,接着有趣的事情发生了,同事纷纷表示这小程序很卡很烂很挫,但我体验了一把,感觉还行,有大厂的感觉,我自然直接表达了我的感受喽,Dani又说有个功能设计得『很蠢』,但我觉得这种设计让用户使用方便,尽管不是太容易理解。整个沟通过程我都没感觉什么特别的,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在接下来一天的晚上,是个周日,他把我从房间叫出来(我俩合租),开始教育:你情商太低了吧,我们不是要你讨论技术,我们是要树立团队信心,你应该说这东西这么烂,我们一定能做出个好一百倍的出来就对了,blabla... 我无比惊讶,公司里原来已经达成了这么一种默契了,难怪平时大家都不在群里说话,所有人都成功绕过一个坑,而我这个新来的就直接掉坑里了,后来执拗地查了下这个小程序,知道是诺亚财富的团队做的。其二是,女朋友大体每两三周会从上海过来看我,周五下班赶火车,夜里12点到我的住处,周日下午回去,以准备周一上班,因为我是996工作制,其实只能陪她周日吃个早午饭,所以我就想着周六早点走,多陪她吃个晚饭,其实我知道好几个人也都是周六下午磨蹭周报,耗着而已,所以在下午6点半的时候,开始了收拾东西,他见状赶紧过来问了一通,我简单汇报了一下,也解释道女朋友在楼下等我大半个钟头了。结果周一早晨开始谈企业文化,公司制度了,『加班熬夜效率会变低,但只要能前进,事倍功半也是值得的』,『我以前上班能够半年吃睡在公司,在公司睡过的请举手』,等等之类。中途我身体不适去了会厕所,回来以为会开完了,结果Dani说:来,我们继续刚才的会议。原来我是如此重要的听众啊!第三个事儿,前端跟我提,不想每天做经济新闻的讲评,是来做技术开发的,开发好产品,跟进新技术更有必要,事情这么多,天天睡不够,看新闻讲新闻,又不懂,浪费时间。我想来也在理,我是来合伙创业的,强迫自己多了解些经济术语也是好的,但是这个刚工作一年的前端技术,确实必要性不大,况且目前时间如此紧张。本来我是技术负责人,这事我理应可以做主,结果我跟Dani沟通时,他很严厉地说:跟大家保持步调是一个员工最基本的,如果发现是害群之马,应该及早踢出团队。我真是一口闷气在胸,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能上升到作风、人品、素质之高度呢?为什么我作为『首席技术官』连技术人员的工作安排都毫无权利呢?为什么创业初期的小团队也有这么多条条框框呢?

再来说说钱的事,我刚入职的时候,曾问过一嘴:合伙创业,你股份绝对大头,你要投500万,500万到公司帐户上了吗?他吱唔说:部分到了,剩余的过几天到。我也不是那么死心眼,一定要查看公司帐户什么的,只是刚刚放弃北京好几倍的工资,来这边勒紧裤腰带过活,不想被人空手套了白狼,回头来看,太过大意了。尽管此后,他一直对我声称为了创业,准备了一千万的投入,但一些事情发生后,我开始怀疑了。举几个例子,我觉得产品需求评审的时候,不能都围着一个人的电脑,不方便,也看不清,提出要买个投影仪,他表示赞同,便让实习生去网上买,过两天实习生说到货了,是一个巴掌大的投影仪,通过手机投屏,投在墙上基本看不清,两三百的淘宝货,我问实习生:这就一个玩具而已,办公投影仪那么多,难道不知道一个办公投影仪至少上千块吗?实习生很委屈的低声表示预算就这么多!接着就是退货等麻烦事,没得用,Dani提出要把出租屋里房东的电视机搬过来当投影仪用,大家觉得是开玩笑,但结果还真不嫌麻烦,真这么干了。政府给的办公区并不提供保洁服务,我提议买个吸尘器,800多块钱的一般品牌足够,后来实习生在闲鱼上买了个150的。服务器费用需要充值一万,让我先做个预算规划,分大、中、小三种流量情况,分析这一万块怎么花。凡此种种,已经有模模糊糊感觉,自己可能被画大饼了。

此前,我去杭州很多次,对杭州的人文素养评价很高,但真换个城市生活,还是有很多不适。我住的小区环境不错,但是没有车就很不方便,附近没有超市,没有理发店,有个造型工作室,剪头发起步88元,正值吃西瓜的时候,便利店里的西瓜居然3块多一斤。北漂七年的努力,让我早已脱离买菜看价的水平,但我还是觉察到杭州物价比北京高得多。周边各种工地和大型写字楼,据说两年前8千一平的毛坯,如今三万五一平。小区的房子基本全是投资性的,看着光鲜,但全是为出租外包给人装修,地漏返臭,让人难忍,中介师傅上门差不多一句话就走:不只你一家这样,出租的房子就是这样,要弄好得重装,将就点吧。家具很新,但很简单,很多还有味。正好杭州阿里员工住甲醛房得癌症去世的事情出来,有另一个同事住进一个新小区才一个月,也觉得不适,找了专业的检测机构一查,果然超标两倍,就退了房,换到了一个老小区。自己也有不适感,但一方面房子是Dani在我搬去杭州之前帮忙租的,未见他有不适,不便质疑;同时996的工作,也没有太多时间想这些问题。因为远离地铁,很不方便,女朋友过来只能打车,杭州滴滴的占有率非常低,曹操专车才是当地首选。

说说这个合租,也是后面我拿不到薪水的原因之一。因为我是从北京搬去杭州,所以委托他先帮我租好房子,要求不多,两千左右便好,他说他也要搬,正好跟我合租。于是,他以4300租了一套三居室,大概90多平,他住主卧,我住次卧,还有一个次卧预留给以后的实习生什么的,我每月2000,他2300,各出一半中介费,于是我立马转了7000给他,作为头三个月的房租。主卧比次卧大得多,去往阳台洗衣服还必须从我这个次卧过,他后搬进去的,他东西非常多,占满了他的主卧、客厅、另一个次卧,钢琴、书桌、书架、各种洋酒,现在想来,我付2000真是亏得很。到后来离职时,住了两个半月的我提出把我的房间转租出去,他不行,反问我『凭什么我要和陌生人合租』,我说再搬个家,我负担成本,他也拒绝,并提出我的工资抵余下的9个月房租还不够,理应我还要补钱。这就搞笑了,就算中介合同毁约,也只需要赔付一个月的押金,凭什么我给你未来一人独享三室埋单,更更可笑的是,我在跟一个身价千万的老板争房租,万分荣幸!

再来说说这个发薪日的设计,发薪日的设计绝对是大学问,正是我付出很多,但没有回报的原因之一。先来说另外一个故事,早几年还在北京工作时,路上遇到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妇,挨个向路人求教,我以为是讨钱,但不是,她说她在一个面馆打工,每月1500块钱,是当月15号发上月的工资,而且是现金发放给本人,本来没啥问题,但正值年关,两周左右就要过年了,这老妇来年不想来北京了,想就在老家种地带娃,这时候问题就来了,如果来年再从她们那山沟地区跑趟北京,这来回跑,车费都要上千,如果一直在北京等到明年开年领这1500块钱,那她得一个人在北京过年,房租也几百。但老板又坚持,钱只能次月15号发,而且只能由本人当面领现金。如此复杂的设计,无非就是想黑农民工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嘛。我心肠一热,立马答应下来,网上查打电话问,说是要到什么网站上提交资料,说明情况,于是我当晚就找网站、写材料,点击提交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看了些网上的说法,说是警察忙大案,金额小的没人管。最终找到那个老妇,说年关了,估计这种事情非常多,您那金额太小,估计是轮不上了。给她留了点钱,我就遗憾地离开了。有意思的是,这个智君公司,也是15号发上月工资的设计,而且还不靠谱,『银行卡号拷贝错了』,四、五天没发现,关键是员工还不敢询问老板。我7月20号入职,8月20号提离职,9月8号是我最后一天996,10月1号离开杭州。在我10月16号主动微信问工资的事情时,立马翻脸,答复是8月份的工资抵房租还不够,9月份只干了8天,没满15天,理应不给。此时,我人已不在杭州了,微信里Dani来了句『欢迎请律师来告』!我扶!

离开之前正好有段时间还在杭州,一方面告别各种在杭州的朋友,另一方面,也是怕新来的CTO有什么交接不清楚的。期间正好有个中秋,本来对中秋没太在意,也不爱吃月饼,那天我在家,前端同事微信问我中秋有发月饼不,说公司发月饼不是发给本人,而直接邮寄给爹妈,很奇怪。我说,虽然我还住这,但都离职了,怎么会有我的月饼呢。一会之后,原来在北京就职的公司的HR给我发了个照片,是一张两百元京东卡刮开了密码,说是感谢我此前的付出,中秋礼物,让我赶紧绑定了。我立马联系前老板,知道拒绝不了,只能感谢。前老板中秋时问大家是想要月饼还是发钱,大家集体喊钱,那年开始,中秋改成了发200元京东卡。顿生感慨,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从离职后,Dani只是敲门洗衣、然后敲门收衣,并无过问。不过这样反而更好,我更有底气讨薪,说什么『对我生活上非常照顾』,『帮我租房子,给我买堵地漏的』,还说『帮我女朋友找工作』,脑洞真大,30块钱的地漏,买了不回家装上,还放我工位上以示关怀,30块钱算关怀,我600块的宽带费算溺爱了吧。『帮我女朋友找工作』,更是半毛钱没有的事。还好我不爱占别人便宜,更不食烟酒,从未吃过他带回家的东西,纯净水也是他买一桶我买一桶,甚至唯一一次一起去嵊州小吃,也是各付各的。资产千万的土豪跟我谈30块钱的员工关怀,座驾换配件说一次花两万的人跟我提30块的『恩惠』,可以的!

最开始我做出过8月份的工资抵房租,9月份的工资要发,这种很蠢的决定,Dani估计怕我不好好交接,默不作声,一心只谈小程序进度。结果等我付要9月份的工资时,他开始数落我,两周时间交接不够,房租不够,各种对不起他之类,又云就七八千,又不是大钱之类的话,真不知道说这些时他有没有脸红。说我出尔反尔,是的,我确实出尔反尔,之前我只要9月份的,现在我要属于我的一分不能少!『我自己估值一个亿,机构爱投不投,不上车就晚了』、『美国那边的大拿即将回国加入』、『毕业于美国顶尖学府』、『认识XX院长,跟XX老总很熟,东西做出来就给XX公司用』、『公司面对的是一个万亿级市场』blabla...呵呵了!有人会说,走法律途径解决,申请劳动仲裁,找律师告他。身边有朋友支持我死磕到底,也有朋友说让我花钱买教训,耗费的时间接个私活都能赚回来了。仲裁没有那么简单,因为当你毫无防备地天真烂漫时,有人却在仔细琢磨榨取你而让你毫无把柄的方法,创业公司,很多事情都是口头约定,哪有什么文字证据,没有劳动合同,没有股权协议,只有一个密保协议(没有应得之报酬,只有应尽之义务,逗吧!)。再说我已离开杭州,为了一万多块钱,两头跑,根本不值得,发薪日的设计很管用,况且我对这一万多块钱不看重,我看重的是尊重,要求的是被正确对待。

脑袋里一个声音告诉我:成大事,不拘小节,就当拿钱买教训了。但同时另一个声音告诉我: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,这个社会需要正义,需要崔永元,置之不理就是纵容。

知人知面不知心,以此文警醒自己。

发表于2018-10-17 22:37   修改于2018-10-19 09:20   评论:0   阅读:380  



回到顶部

首页 | 关于我 | 关于本站 | 站内留言 | rss
python logo   django logo